首页 酒斛网

31岁的他是如何成为中国第一位MW葡萄酒大师 ?| 专访

Natalie Wang 2019.09.10


9月才开始,31岁的朱简荣获葡萄酒大师头衔的消息,宛如平地里一声惊雷炸开,瞬间刷屏了圈内人的朋友圈。

朱简和法国人朱利安Julien Boulard、英国人杜慕康Edward Ragg一同成为了中国最新进阶的三位葡萄酒大师,而朱简则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

在这个社交网络无处不在的时代,朱简的横空出世引爆了国内酒圈,轻轻松松被各方捧上了话题榜的C位。除了新闻本身的热点以外,大家似乎不约而同地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朱简是谁?Who is Gus Jian Zhu ?

在这三位新晋葡萄酒大师中,杜慕康和同样身为葡萄酒大师的妻子赵凤仪创办了龙凤美酒顾问公司,是国内WSET四级授权的面授教师,早已名声在外;Julien Boulard MW不仅能说一口熟练的中文,还能写一手漂亮的汉字,凭借其扎实的讲师功底和在社交平台的活跃度,“朱利安老师”的江湖名号在国内酒圈可谓人尽皆知。


▲ 杜慕康MW和朱利安MW

只有朱简似乎是个谜,人们对他的信息知之甚少。

年轻的他是如何一路过关斩将成为首个地地道道的中国籍葡萄酒大师?

怀着这样的疑问,酒斛网特约作者Natalie Wang采访了这位新晋葡萄酒大师。

1988年出生于南京,朱简早年在中国农业大学专修园艺科学, 随后到美国加州戴维斯分校(UC Davis)进修葡萄种植和酿造(Viticulture and Enology),并成功获得硕士学位。

专注学术研究的同时,他还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在赵凤仪老师和杜慕康创办的龙凤美酒顾问担任讲师,从事过多年教育工作。

更让人震惊的是,朱简从2016年开始正式进行葡萄酒大师学习起,仅用了三年时间就一次性通过了葡萄酒大师的三轮考试,包括理论考试、实践品酒和研究论文。众所周知,葡萄酒大师考试被称为地球上最难考的的考试之一,全球通过这个考试的人数截至今年九月总计才390人。


私下里,这个80零后小伙子跟很多同龄人一样喜欢“日本动漫、电脑游戏和游泳,以及各种好吃的。”

以下是我们和这位新晋葡萄酒大师的独家对话,起底这位神秘而又低调的酒圈儿“学霸”。

Q:你是如何‘跌进’葡萄酒圈的?

朱简: 当我还在中国农业大学读书的时候,参加了马会勤老师的葡萄酒鉴赏课程。我学的专业是园艺学,但是当时还不确定是否要继续学习硕士和博士课程。

有一天马教授告诉我,赵凤仪老师和杜慕康老师创办的龙凤美酒顾问需要一名帮手,接着我在一堂葡萄酒鉴赏课上,和他们两位简单的见了一面,希望从他们那儿获得更多工作经验。很幸运的是,我得到了在龙凤的实习机会。再然后就是,我在那里“实习”了五年。

Q: 是哪款酒最早激发了你对葡萄酒的兴趣?

朱简格兰姆“六颗葡萄”波特酒(Graham’s Six Grapes Port)。在龙凤参加实习的第一天,凤仪和杜慕康老师就给了我这瓶波特酒来品鉴。他们也很详细的向我解释了这酒是怎么酿制的,如何达到如此高的甜度和酒精度。

当时品鉴这款酒时,给了我很强的感官体验。顿时对波特酒的酿制萌生了浓烈的兴趣,因此对葡萄酒开始着迷。

Q:当得知通过葡萄酒大师考试后,你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朱简: 我们在厨房准备了两个瓶东西和几个杯子。一瓶是2008年份的Pol Roger香槟,一瓶是中国镇江产的镇江香醋。如我通过了葡萄酒大师论文考试,我就开香槟和朋友庆祝;如果没通过,那就喝几杯酸醋。当我接到电话,听到自己通过考试时,我立马打开了那瓶香槟庆祝。


▲ 镇江香醋 vs Pol Roger 2008

Q: 得知自己过了葡萄酒大师考试后,你是怎么庆祝的?

朱简:立马和我家人微信视频报喜,并且和朋友一起大吃大喝。同时我还提前预定了网游Final Fantasy VII 重制版本,作为给自己的一个礼物,这样当这个网游明年三月份正式发布时,我就能够继续打游戏,继续庆祝。(哈哈哈哈)


▲ Final Fantasy VII Remake

Q: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葡萄酒大师考试?

朱简:当我得知可以在2016年进入葡萄酒大师考试课程后,就立马开始准备了。

Q:准备和最终通过考试一共花了你多长时间?

朱简: 一共加起来花了三年时间。我没有重考其中任何一门考试也没有修改最后的研究论文。第一阶段的考试当时也没有花太大功夫,因为当时我把主要的精力花在了自己在加州戴维斯分校的葡萄种植和酿造硕士学位上。


▲ 朱简在开铲车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第一考试就通过了第二轮考试。第三轮考试对我来说相对比较轻松,因为是研究论文形式,而我几乎每周都要写研究论文或者实验室报告。

Q: 考葡萄酒大师最困难的是什么部分?

朱简: 牺牲。因为你得放弃很多干有趣事情的机会。

例如,在进行第二阶段学习期间,我在Hall酒庄工作负责品酒室的卖酒和接待项目。周末和工作日相比,通常可以卖更多的酒赚更多的钱,但是我周日要和在纳帕一起参加葡萄酒大师考试的同道中人一起学习。每个周日,我们都会聚在一起,进行激烈的盲品训练,如同进行模拟考试:早上品12款酒,下午又根据不同主题品鉴12款。但很显然,我们的付出最终都有了回报。

Q:现在作为一名葡萄酒大师,能和大家分享一下你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吗?接下来有什么让我们期待的事儿吗?

朱简: 我将继续在中国和美国教授葡萄酒课程,主要还是WSET。我也是WSET 四级教程全球认证的网上讲课教师。 除此之外,我将致力于学术研究。

在加州戴维斯分校教师的指导下,我在学术上有了信心。今年早些时候,我作为第二作者和Andrew Waterhouse博士一起发表了关于葡萄酒色素方面的研究论文,题为:A Quarter Century of Wine Pigment Discovery。

至于我自己的研究论文,我请教了感官科学方面的专家包括Dr. Hildegarde Heymann博士, Dr. Jiaming Wang博士 和 Wenyu Kang。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完成了我的研究论文,题为:The Impact of Acidity Adjustments on The Sensory Perception of a Californian Chardonnay。这也使得我在葡萄酒技术方面获得了更多的信心。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可能大家不会立马看到结果,但是我会联系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些研究机构,可能会参与他们的研究项目。研究花时间,但是最终可以帮助葡萄酒行业在未来能够克服种种挑战和困难。

Q: 你成为第一个获得葡萄酒大师称号的中国人。感想如何?

朱简: 当然非常自豪、高兴和激动。与此同时,对未来要在这个领域做出什么贡献我也感到一定的压力。我对自己过去9年在中国和美国做出的成绩也感到很骄傲。现在我对未来的学术研究充满期待。

Q: 除了酒之外,你还有什么兴趣?

朱简: 日本动漫、电脑游戏、游泳,当然还有各种吃的。

Q: 什么让你感到快乐?

朱简: 很多东西。如果花时间做成一件事情之后,我会非常高兴,就如一瓶佳酿需要慢慢陈年一样,一切都需要耐心。考取葡萄酒大师也是一样。我现在也开始学习编码。在学习编码的漫漫长路上,每天都有收获,让我也感到无比快乐。

Q: 你能分享一下,在考葡萄酒大师的过程中最有益的建议是什么?

朱简: 要牢记考取葡萄酒大师资格不是用来炫耀你的葡萄酒知识和技能,而是“促进全球葡萄酒群体能够在各个方面取得更好的交流和学习”。(这也是葡萄酒大师协会章程里讲的)。

如果你仔细看所有考试中的问题和研究论文的目的,你会发现重点是探讨为什么在葡萄酒世界存在这个问题或现象,以及我们如何解决,从而更好地发展葡萄酒贸易。

更具体的例子是我们可以看盲品中的问题,他们可能会叫你“不要花太多的时间纠结葡萄酒的来源”,因为可能更为重要的,其实是葡萄酒的质量和其市场销售潜力。如果你碰巧猜出葡萄酒的产地来源,可能会展示你优异的品鉴能力,但是这对如何在市场上推广销售这款酒没什么太大的帮助。

如果你在学习葡萄酒大师课程的过程中,牢记这个宗旨,那么说明你已经走在了正轨上。

注:英文原文采访已发布在www.vino-joy.com网站。

作者介绍

Natalie Wang

(酒斛网特约作者)

Natalie Wang是一名常驻香港的资深葡萄酒记者。之前担任The Drinks Business Hong Kong执行编辑长达三年,负责报道亚洲和中国酒类市场新闻。现创办了自己的英文新闻平台Vino-joy.com。

编辑丨鱿鱼  排版|鹏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