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酒斛网

如果这个虫子没解决掉,以后谁也别想好好喝酒了

王师傅 2019.10.21

就在上个月,Wine Searcher报道了美国华盛顿州明星产区Walla Walla Valley首次发现根瘤蚜虫的入侵的情况。

▲ 高纬度产区华盛顿州也被根瘤蚜虫攻陷

华盛顿州一直被认为是根瘤蚜虫的“免疫区”,这次入侵的报道在当地的葡萄产业引起了轩然大波,行业协会的人说,如果处置不好,甚至是毁灭的程度。

如果未闻根瘤蚜虫大名的人,可能会媒体觉得有点太夸张了,区区一个小虫,至于如临大敌般的惊恐吗?


金黄色的死神


根瘤蚜虫,第一次被人发现于十九世纪中叶的法国,那时法国葡萄酒业还沉浸在1855年的巴黎万国博览会欣喜之中。

人们却不知死神已悄然而至。

农民们突然同一时间发现了奇怪的葡萄病症:起初只是幼苗萎靡不振,成年树的树叶枯萎掉落;接下一年便是果实难以成熟;三年左右的时间,整棵树就会彻底死亡。

这实在让人摸不清状况,历史上也从未出现过。

这一切直到一个农民连根拔出了一棵看似健康的葡萄树。

普罗旺斯炽烈的阳光的照射下,整个葡萄的根系看起来像被涂上了一层金色的油漆,闪闪发光。

定睛一看,不禁令人头皮发麻,那层“金色的油漆”,竟是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虫组成的。

↓高能预警!密恐慎点……






葡萄根上那层“金色的油漆”

随后在不到15年的时间中,还在恍惚中的法国酒农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这胃口绝佳的金色死神就以飞快的速度席卷了整个法国以及大半个欧洲,吃光了法国至少三分之二的葡萄园,包括今天我们熟知的波尔多,勃艮第,香槟等知名产区……


玄学打头阵


1972年法国农业学会宣布提供2万法郎悬赏治疗根瘤蚜虫病的名医。

这笔钱不少了,但对于真正的科学研究来说,还是不够,可是民间为了这悬赏却是绞尽脑汁。

有人尝试使用炼金术的方法,将奶牛尿、核桃叶、火山灰等制成炼金药水配方,洒在葡萄地里。虫子倒是没杀死,杂草长得更旺了……

▲ 小虫子,喝吧~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

有人认为这是一种“邪物”,尝试用驱邪的方法,用力的拍击地面发出巨大声响,力图把邪物吓走(像咱们传说中驱赶年兽一样)。而且人们认为这种邪物怕水,一定要对着海的方向一路拍打,把它们都赶进海里。如果可能的话,想问他们一句,你们听说过“鞭炮”么……

更是有人尝试使用生物对抗生物的方法,在树下埋蛤蟆,在地里放母鸡,寄以希望能把根瘤蚜虫干掉。

连微生物学的鼻祖,巴氏消毒法的创造者,发现酿酒原理的大佬——巴斯德,此时也在尝试寻找一种能够对抗根瘤蚜虫的微生物。

可是他们都失败了,赏金没这么好赚,根瘤蚜虫势不可挡。


又贵又呛的方法


葡萄酒的好伙伴——硫,在这一刻又被人想起来了。

人们发现使用硫和二氧化碳的混合蒸汽,可以杀死根瘤蚜虫。但是必须要用大型针管一样的设备,把蒸汽“注射”到葡萄根部才行。

这种技术不但昂贵,而且蒸汽的比例和浓度要适当,稍不留神连虫子带着葡萄树一并杀死。

▲ 专门用来喷施蒸汽的装置,昂贵又笨重

从这时起,葡萄园的工作再也不是以前那些修剪、除杂草这些“干净活”了。工人整天和硫蒸气为伍,呛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别看这法子呛人,光买设备和硫就要花好多钱,还要是那些有钱的、不愿认命的酒庄才舍得用的方法。

朗格多克的那些投机资本家,一看情况不对,赶紧把葡萄拔了种甜菜去喽。


解铃还须系铃人


有人觉得,不能整天只想着根瘤蚜虫是怎么没的,应该好好想想它是怎么来的。

线索有以下几条:

历史上从没见过这东西。

这虫子似乎没有天敌,应该是外来的生物。

这虫子很可能是跟随着葡萄苗一起进来的。

前几年刚从美洲大陆运回来不少美洲葡萄苗……

破案了!美洲来的!

谁也想不到,对葡萄酒行业一腔热忱的杰弗逊总统,鼓励美国葡萄苗运回法国研究,竟然捅出来这么大个篓子。

那为什么美洲没听说有这种情况?看美洲的那葡萄长得好好的啊。

而这,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美洲的葡萄在与根瘤蚜虫对抗了上万年中,已经进化出了独特机制,要么拥有很强的抗性,要么会在伤口分泌黏液来保护自己。

美洲葡萄什么都好,就是不好吃,有股独特的味道:狐臭味

而喝惯了波尔多的欧洲人断然不会接受一股狐臭味的葡萄酒的。

▲ 嫁接,下部是具有抗性的砧木,上部是酿酒葡萄

一个想法被提出来:用抗根瘤蚜的美洲葡萄来作砧木,用原先的葡萄(欧亚葡萄)来嫁接上。

而这伟大的想法拯救了葡萄酒行业。


晴朗天空下的几朵乌云


时至今日,嫁接的方法仍是对抗根瘤蚜病的主流方法。

然而实际上,这个致命问题远远没有完全解决

1881年的波尔多国际根瘤蚜研讨会上,主张使用注射蒸汽的化学治疗派,和主张嫁接美洲葡萄砧木的嫁接派,吵得不可开交。几个小时的辩论,谁也没说服谁,倒是留下了一大堆问题。

当年留下的一些问题,到现在仍然是问题:

  • 有人说嫁接后的葡萄质量下降了,这个虽然仍有争议,但是葡萄酸度提高了却是不争的事实。至少现在有一些当年幸存下来的园子,如今已经身价倍增,宣称自己是“原汁原味”。

  • 根瘤蚜虫在不断的进化,一些砧木的抗性已经明显下降,说不定某一天出现个“超级根瘤蚜虫”再度席卷而来怎么办?

  • 有一些产区非常奇怪,似乎受到酒神的庇佑一般,根瘤蚜虫就是不愿意去扎根。比如阿根廷、智利、塔斯马尼亚等等的地方。具体的环境到底做到怎样才能达到免疫根瘤蚜虫,这还是个谜。

就像之前说的,美国华盛顿州一直被认为是个免疫区,如今也是被啪啪打脸。免疫区这个说法,随着气候变化,也许并不那么靠谱。


人类的好朋友


除了喷药和嫁接砧木的被动方法,当今的科学家也在尝试主动出击。

而人类的好朋友——狗狗,又一次被寄以希望。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葡萄栽培和动物科学研究员索尼娅·尼德斯(Sonja Needs)正在尝试训练犬类,来识别那些被感染的葡萄树。

▲ 狗不但是宠物,还肩负着导盲、缉毒、追踪,甚至诊断根瘤蚜虫的任务

因为根瘤蚜深藏在土壤之中,即便是以现代的各种传感器都难以发现它的踪迹,但是也许狗可以。

如果这项研究成功了,人类与根瘤蚜虫的战争很可能要彻底的从防御变为了反击。

根瘤蚜虫给葡萄酒行业带来的恐惧,只有经历过它的人们才知道。

然而它没有被消灭,现在人类只是把这个死神封印在小盒子里。

珍惜每瓶葡萄酒吧!说不好哪一天,你手中的这瓶酒,就成了绝唱之年。

参考链接:

王忠跃. 葡萄根瘤蚜[M]. 中国农业出版社, 2010.

休‧约翰逊. 葡萄酒的故事[M]. 中信出版社, 2013.

艾米·斯图尔特. 醉酒的植物学家[M].商务印书馆,2017.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M].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2015.

Wapshere A J, Helm K F. Phylloxera and Vitis: an experimentally testable coevolutionary hypothesis.[J]. American Journal of Enology & Viticulture, 1987, 38(3):216-222.

https://www.wine-searcher.com/m/2019/09/phylloxera-strikes-walla-walla-vineyards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