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酒斛网

朱简 | 我涉猎更多的是科研学术方面,自始至终都是葡萄酒教育者

嘎嘣儿脆 2019.12.17

写在前面:


在10月份伯恩济贫院的活动上,笔者第一次见到拿到MW后首次出席国内活动的朱简老师,作为一个葡萄酒编辑,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采访机会。

 

采访结束后,总担心笔力不足,迟迟未敢动笔。

 

而今,总算敢交出这份稿子,与诸君分享这位纯粹的教育者的故事。

2019年8月29傍晚(美国时间),朱简(Gus)等了一天的电话即将响起,这将对他是否攻下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简称MW)这块高地作出宣判。

在厨房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两个瓶子——一瓶是镇江香醋,另一瓶,是一支2008年Pol Roger香槟。

“当时想,如果论文能通过,我就喝香槟庆祝,没有通过就只能来两口醋啦”,他说,“当然,一得到通过考试的消息,我立刻开了那支香槟喝了一大口!”


我本来只是去UC Davis读个书

2015年,27岁的朱简收到了UCDavis(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录取通知书。

此前在中国农业农主修园艺学的他因为马会勤老师的品鉴课对葡萄酒产生了兴趣。2010年,朱简从中农毕业,随即进入龙凤美酒顾问工作。

▲UC Davis毕业典礼

5年后,他远赴异国,再次踏上求学之路。

但彼时的他并不知道,不远的将来,在大洋的彼岸,他攀下了一座很多葡萄酒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峰。


▲朱简参加MW毕业典礼

2016年,葡萄酒大师协会在纳帕的蒙大菲酒庄开设了一堂为期两天的葡萄酒大师项目介绍,朱简也参加了这一课程并顺利通过了随堂附有的葡萄酒大师入学考试,正式开始葡萄酒大师的攻读生涯。

“本来我只是来UC Davis读书的” 谈及这段经历,朱简表示,“既然这个介绍课程费用中包含了入学考试费,那为什么不参加呢?但没想到就被录取了”。

攻读MW和UC Davis的葡萄酒酿造硕士,单拎出来任何一件都并非易事,而老天爷却当着朱简的面把它们拧成了一股绳。

“双管齐下的过程固然痛苦,但是整个学习过程中的收获会让人感到无比愉悦。”

在谈及如何在双线程学习时保持两条线程的平衡,朱简表示,牢固的基础与频繁而有效的训练是学习的必胜法门。

“我觉得我的机遇还是比较好的。本科毕业后我在凤仪老师的龙凤美酒顾问工作了5年,教育机构的工作经历让我在品鉴能力与WSET知识体系方面打下了非常牢固的基础。进入UC Davis学习后,关于栽培酿造等方面的知识得到了进一步加深。”

“而且我比较幸运,我加入的品鉴小组可以说是为MW考试而成立的全世界训练强度最高的品鉴小组。第二阶段考试前,我们每周末都会碰面进行统一的训练。上午做MW模拟考试题,下午做专门主题的品酒训练。这种高强度的训练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此外往返中国美国,也让我看到了两边截然不同的市场变化,这都些都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我涉猎更多的是科研学术方面

在科研学术上,朱简有着非同常人的热情。

聊到科研项目时,整个人都变得神采焕发,看起来就像是实验室里醉心科研,对自己的实验课题侃侃而谈的大师兄。

“我涉猎更多的是科研学术方面”,在谈到MW论文课题*时,朱简如是说。

*朱简的毕业论文课题为《The impact of acidity adjustments on the sensory perception of a Californian Chardonnay》(酸度调整对于加州霞多丽的影响),可在葡萄酒大师协会官网申请阅览。

在UC Davis读书时,朱简作为第二作者与Andrew Waterhouse教授一起发表了题为《A Quarter Century of Wine Pigment Discovery》的研究论文。这篇论文并不是科研结果论文,而是基于众多关于红葡萄酒色素研究论文的综述。此外,在UC Davis的某一个学期中,他几乎每周都会去Hildegarde Heymann教授的实验室参加一些感官科学类的实验课题。

▲ 与Andrew Waterhouse教授撰写的综述论文发表在食品与农业期刊上

这些经历很大程度上启发了他的论文课题的方向选择。

“MW考试的第二阶段结束后,所有考试环节就结束了。随后我就MW论文课题选择方面请教了Hildegarde Heymann教授。在参与了很多实验后,我希望能做一个关于感官的实验,然后我们就开始想了很多很多主题,最后把范围缩小成现在酸度调整对加州霞多丽影响的课题。当然在后期跟别人聊起来这个实验,我们都觉得是很有意思的,并且这个实验也具有很高的可控性”。


▲ 实验室同学为庆祝朱简摘得MW培养的接合酵母菌群

谈到攻读MW以及在UC Davis的学习过程的收获,朱简说,最大的收获就是“对于科学的态度以及信息的把握和诠释”。

“我们会在生活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信息,比如说,今天这个专家说喝葡萄酒对身体好,那个专家哪天又说喝葡萄酒对身体不好,这个论文说目前的葡萄酒市场多么发达,那篇论文又说市场处于一个比较停滞的状态。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只看到论点,而不会去了解这个论点是基于什么条件而提出的。但是从引言到实验的方法,到数据,到他如何分析数据,最后的分析结果以及这个研究的局限性,所有的信息都会在论文中讲清楚。如果依从科学精神,应该是把论文从头到尾看完,最后再去提炼,这篇文章给了我们什么有用的信息,这是我学到的非常重要的一点。”

这一点在讨论到气候变暖会否影响酸度调节技术使用频率时体现得淋漓尽致。

“由于没有大数据支持,我很难说酸度调节技术的使用频率在未来会提高还是降低。”

在他看来,酒庄可以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进行酸度调节以追求他们想要的风格,不论是进行酸的调整或是酸的不调整,是否让消费者感到愉悦,是否达到酒庄本身所追求的风格,酒款自身是否平衡才是酿酒师最需要关注的事情。


▲ 朱简酿造的长相思装瓶

尽管路途艰难,但中国酒未来可期

谈及中国葡萄酒现状以及未来发展时,朱简坦言,自己并不是做销售的,无法基于一些数据给出市场和销售层面的答案。

“但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想要大家看到的是我们中国葡萄酒在这么艰难的条件下(气候不是最适宜,人才短缺,酿酒风格的仍在探索等)依然在不停的尝试、创新,不断的提升。在这么多的努力之下,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些品质非常优秀,能斩获一些国际大奖的葡萄酒。我想要大家看到的是中国葡萄酒未来的发展是不断的上进,并且让世界上的人都知道中国葡萄酒有多么了不起。”

言及此处,朱简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有诸如宁夏、新疆、山东等一批比较成熟的产区,并且一些非常优秀的的酒庄现在有足够的能力与精力,去酿造出更多更好更有趣的葡萄酒。

“我每次回来尝到他们的新产品,我都觉得非常的棒。并且每次我都人肉背一些到美国或是其他国家,给大家分享。像我近期一次扛到美国去的是一瓶怡园的Aglianico。跟美国朋友分享时,他们觉得,这支酒是真的很有意思,并且品质也非常不错。”


学的越多,就越容易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和方向

从一个教育者的角度来看,朱简认为目前中国的葡萄酒教育,不论是高校教育还是社会教育都处在一个“蓬勃发展的局面”。


▲ 朱简应邀为UC Davis的同学主持了中国葡萄酒品鉴会

“现在的一些葡萄酒教育尤其是证书的教育比较切合世界各地的消费者以及专业人士的需求。但是大家也会发现,这些东西并不能教会你所有东西,也不能直接的赋予你某个可以直接投入工作中使用的技能点。但是你学的越多,就越容易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点和方向。依然拿我自己举例,在UC戴维斯学栽培的酿造时,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找到自己擅长的方向,但后来我慢慢发现,我对感官以及酚类物质方面感兴趣。以后会不会做呢?我也不知道。但我获得了更多的信息、知识,并发掘出了自身的兴趣点。而这,就是教育带给我们最珍贵的东西。”


▲ 朱简正在进行WSET授课

目前我还是一个教育者的状态

对于朱简而言,拿到MW之后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与朋友小小的庆祝了一下,他把更多的精力都投入了自己的毕业实习中。

对于自己以后的工作方向,朱简有着清晰的规划。

“首先我并不从事销售工作,可能大家并不能直接的看到说朱简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我自始至终都是葡萄酒教育者,这个是我赚钱的主业,但是我同时也会做一些其他的项目。比如教育方面的翻译,以及一些结合实际生产的科研项目等。

对于自己的科研项目,朱简表示,目前不能说的很具体,但是都是跟感官和风味物质化学以及中国葡萄酒有紧密联系的。它们刚刚萌芽,所以要等很长时间以后才能看到效果,我自己是拭目以待的。”


采访&文:崔琳

讲述人:朱简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