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酒斛网

扛把子缺位,生不逢时的中级庄只能给1855当配角吗?|酒·斛说

李哼Ari 2020.03.03

中级庄,一个88岁的孩子。

“就代表性而言很遗憾,即便是在特等中级庄中也找不出非常好的代表。

葡萄酒咨询专家、优等中级庄Château Fleur La Mothe酒庄庄主Antoine Médeville如是说。


▲ Antoine Médeville

2月20日,中级庄新体系应声出炉,先是引发热议,接着触发冷眼。虽然呼唤已久的三级体系终得恢复,然而,真正令人期待的几大特等中级庄此次并未回归,看来没有接过中级庄联盟抛来的橄榄枝。

新中级庄体系,生不逢时。

有人说中级庄Cru Bourgeois曾是性价比之王”,其实不假。曾经几家龙头中级庄的存在,名望、水准均达到了赶超乃至于“吊打”末流1855列级庄的地步。飞龙世家Phélan Ségur、忘忧堡Chasse Spleen、宝榆庄Ormes de Pez、帝比斯庄Château de Pez、波坦萨堡Potensac、宝捷庄Poujeaux和雪兰堡Siran,哪一个单拎出来都是中级庄的脸面,响当当的招牌。


▲ 飞龙世家Phélan Ségur

2007年,法院的无情一刀终结了中级庄制度的旧时代,直接导致Cru Bourgeois Exceptionnel与Supérieur两级分级被取缔,直到今年才得以恢复。而细分级缺席的这十多年,再骄傲的酒庄也只能标注以最普通的Cru Bourgeois,这对头部酒庄无疑是一种屈辱三级分级体系一取消,特等中级庄集体出走,彻底决裂。

只可惜,中级庄几百家,真正有声量的却不多。龙头一掐,所谓的“性价比之王”也只能是受制于新世界后起之秀、1855列级庄的二军乃至于三军酒的困兽

有酒商表示,法国酒市场份额两位数下降,蛋糕被澳洲、智利为代表的新世界国家切掉,这不能不说和法国古老、刻板、复杂的分级体系有关系。“把复杂的事情做得更复杂是法国人的本领,就拿澳洲奔富说——产品序列bin128、bin389、bin407,从低到高,清晰易懂,对中国人更便于记忆,同时按照数字天然选择相应价位的产品。而法国酒体系林立、繁杂多变,在中国这等新兴市场打法固步自封,1855列级庄是特殊时间符合当时招商目的的历史结果,是用近200年来稳固的时间沉淀占据了成熟消费者的心智。而中级庄,扛把子集体跑路,评级摇摆不定,消费者哪里记得了那么多品牌?如果再赶上品质没有过硬保障,中级庄联盟要下推产品当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给1855做配角。”


如今,曾经的中级庄扛把子们已然建立起了良好的品牌形象,不再需要依附“中级庄”头衔来证明自己,对新制度根本不屑一顾。更不用说这些退出中级庄的酒庄中,飞龙世家、忘忧堡、雪兰堡、宝榆庄和宝捷庄摇身一变,已经成为了波尔多列级酒庄联合会(Union des Grands Crus de Bordeaux,简称UGCB的成员。

UGCB成员阵容更为豪华,有白马、木桐、滴金三大荣誉成员坐镇,名头听起来就响亮许多,更遑论是与各大波尔多列级庄同台推广宣传。多少人曾在展会中误以为飞龙世家是1855列级庄,又有谁还记得它十年前是中级庄呢?

宝捷酒庄总监Christophe Labenne说,2007年那场糟糕的改革影响了中级庄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而且宝捷庄在过去十年已经建立起了良好声望,加入中级庄并无助益。


▲ 中级庄展会现场

前华盛顿邮报葡萄酒专栏作家Ben Giliberti认为:“30年前,我记住了马利酒庄、宝捷庄、宝榆庄、雪兰堡、忘忧堡、飞龙世家、帝比斯,是因为它们处在中级庄的塔尖。如今,我觉得它们更接近于1855列级制度中的五级庄,在自家地块里坐拥出色的风土,酿造出品质不输于列级庄的葡萄酒。”

对于雪兰堡庄主Edouard Miailhe而言,“如果哪天1855制度改革,我认为我们有进去的机会。”而今的雪兰堡商业和名誉都取得了极大成功,甚至能和玛歌村的列级庄一较高下,尽管庄主曾为酒庄是特等中级庄而自豪,现在的他却有什么理由要折回中级庄体系?

若体系无助益,则分级无意义。这就应了当年尚未跻身一级庄时木桐的那句话:

“First, I cannot be. Second, I do not design to be.”

我并非生而为二级,因我有一级庄的潜力,就绝不屈身于低级。我就是我。

存在于同一片土地的1855列级制度,是摆在中级庄龙头面前最好的案例。


做不了木桐,就做雄狮。


前二级庄木桐Mouton Rothschild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八方游说之后,终于在1973年被破格擢升为一级庄。而另一家“超二级庄”——曾在早期历史中被认为仅次于四大一级庄”的雄狮酒庄Léoville Las Cases则没这么好运。木桐与雄狮常年评分不相上下,价格却能差个两到四倍。木桐如今一箱正牌酒的均价*可超出5223磅,而雄狮只有1773磅。

注:即一箱中12瓶x750ml标准规格葡萄酒的价格。

▲ 1986年份雄狮正牌酒12x750ml历史价格,来源:wineinvestment

“葡萄酒皇帝”罗伯特·帕克曾在评价2011年份的雄狮正牌酒时表示:“它展现出了一级庄的品质,尽管在我心中它已经是一级庄了”。

然而再优秀,名声再响,雄狮也只能日复一日顶着“超二级庄”的民间称号。1998年,庄主Delon做出惊天决定,宣布退出1855列级庄委员会Conseil des Grands Crus Classés1855,不再参与列级庄活动,酒标也撤下1855列级庄字样。


▲ 雄狮酒庄

这也是自1855分级建立以来唯一一家意愿退出的酒庄。在Delon看来,雄狮酒庄本就应该是一级庄。二级,是委屈自己,退出,就是态度最好的传递。如今,脱离桎梏的雄狮也越来越有“无冕一级庄”的风范。


言归正传——对于那些名声品质直追1855四五级庄的前·中级庄扛把子,中级庄名号加身无非是多了一道繁琐的考核程序,不痛不痒。雄狮的路恰恰向他们证明了,品牌做响,无需依傍体制,自己就可以是自己最好的代言

体制多次变动、选品鱼龙混杂,中级庄联盟的商誉如此一再受到挑战,偏又缺乏一个能立典型的榜样,新分级说服力仍显单薄,恐难起波澜。一周过去了,消费者冷眼旁观,谈论中级庄的饮酒客最常挂在嘴边的,还是对忘忧堡、飞龙世家、宝捷、宝榆这些老伙计的回味。

2020分级中的特等中级庄不是不好,只是拎谁出来,好像都与前人有些“名气断层”中级庄制度的发展,亟需一个能打通认知的龙头,发挥品牌集群效应,解除小圈子文化狂欢的魔咒。


可遇不可求的龙头效应


最有名的龙头事件,当属周润发的那瓶1982年拉菲,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当年,发哥一句“来一瓶82年的拉菲”犹如平地起旋风,简单粗暴吹开了中国消费者对葡萄酒认知的懵懂面纱,为葡萄酒行业带来何其大的机遇。在那个人皆以为葡萄酒与红酒划等号的年代,法国酒一路高歌,波尔多葡萄酒靠着拉菲和五大名庄声名大噪,直接拉动了普罗大众对列级庄的了解。

82年拉菲到底有多少?好不好喝?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对于消费者乃至于彻头彻尾的“梗”玩家,这是一个文化事件,是一个可以玩的梗,正是这种“无门槛”、放任式的文化传播大范围带火了拉菲、列级庄乃至波尔多葡萄酒的概念。


然而世界上又能有几次这样的机遇,几个迷人的周润发,几瓶醉人的82年拉菲呢?

但是至少,“拉菲”事件可以说明一点——要想拥有话语权,旗舰酒庄和分级体系必须要能相互助力推广,用“领头羊”的高光为中级庄体系增色之余,体系的良好声誉又可以加持到成员酒庄身上,相辅相成,一点点扩大受众群体的边界。

中级庄联盟主席Olivier Cuvelier近日称,分级制度是使中级庄向上驱动的一种方式。尽管曾经的9大特等中级庄本次无一参选,他坚信这些旗舰酒庄在下一次分级到来前会被新体制吸引回归


▲ 中级庄联盟主席Olivier Cuvelier

经历过打官司、被取缔、撤分级、招牌酒庄集体出走的重重危机,命途多舛的中级庄似乎更敢于自我质疑,也更勇于放手一搏。

2020分级能否成为中级庄的最优解?困兽犹斗的新中级庄何时能够焕发新生?这5年,中级庄能否如愿复兴乃至于发扬光大,我们一起期待。

参考资料:

http://mp.vinehoo.com/wapwine.php/Article/details/id/8262

https://www.terredevins.com/actualites/crus-bourgeois-superieurs-56-pepites-a-suivre-de-pres

https://www.terredevins.com/actualites/crus-bourgeois-antoine-medeville-le-consommateur-devrait-mieux-se-reperer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