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酒斛网

气候变暖,干邑王牌葡萄或被动“淘汰”?| 酒斛发现

李哼Ari 2020.03.19

为了与全球变暖相抗争,干邑的生产商正在考虑颠覆悠久的酿造传统,转而采用新的葡萄品种酿造干邑。当地的王牌品种白玉霓Ugni Blanc因早熟导致酸度缺失,或将面临被动“失宠”的局面。

干邑Cognac是白兰地中颇具盛名的支流,产于法国西南的干邑地区,出自共计78000公顷的6块地域中。根据法国葡萄酒AOC原产地命名保护制度,干邑的酿造以白玉霓Ugni Blanc白福儿Folle Blanche鸽笼白Colombard这3种白葡萄为主——先发酵酿造出葡萄原酒,然后通过传统的铜制壶式蒸馏器进行蒸馏,最后将酒液放入橡木桶熟成,调配装瓶。其中,轩尼诗Hennessy、马爹利Martell、拿破仑Courvoisier和人头马Rémy Martin跻身最知名的干邑品牌,为国人熟知。

然而,愈加炎热干燥的夏天使法国干邑的王牌葡萄品种白玉霓Ugni Blanc成熟过快,并因此失去了酸度。由于白玉霓葡萄在干邑的占比高达98%,它的变化对干邑的品质、风格都有不可忽略的影响,而且还有不断加剧之势。

即便如此,受制于AOC严苛的规定,干邑酒厂的葡萄品种和产地都必须符合规范,酒厂既无法改变酿造干邑的葡萄品种,也无法将生产活动转移到其他地区,以规避气温升高对葡萄造成的影响。

干邑的生产商们正努力寻找可持续的解决方案来弱化气候变化的影响。

近几年,除了全球温室效应的大背景,干邑本地也持续遭受极端和不可测天气的摧残:2018年,强势的冰雹对干邑的3500公顷葡萄园造成了严重损毁;同年,暴风雨的侵袭使得葡萄藤受损,枝叶破碎。2017年,霜冻减少了大量收成,而2016年的冰雹和暴雨也让酒农损失惨重。

“干邑的极端天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法国干邑酒行业管理局BNIC主席Patrick Raguenaud说。“我们以前是会时不时地遭遇冰雹天气,但没这么严重。”

气候变化也打乱了干邑的生产时间。人头马干邑(Rémy Martin)酒窖主管Baptiste Loiseau说:“葡萄成熟比以前要快得多,糖分和酸度之间失去了酿造所需的平衡。由于干邑中不添加硫,我们需要保持很高的酸度,从而使它更能久存。”

为了保持清爽的酸度,干邑地区的葡萄农已经将收获日期从10月提前了到了9月。但是,这又可能引起酒液中风味物质的缺失。御鹿干邑(Hine)副酒窖主管兼庄园经理Pierre Boyer表示了担忧:“提前采收可以获得适当水平的酸度和糖分,但是葡萄中的芳香成分将受减损。”

干邑地区的酒厂及葡萄农因此正在寻求更长远的应对方案。根据Loiseau的表述,尽管100多年以来Ugni blanc一直是干邑最好的葡萄品种,但未来几十年可能并非如此。“我们必须为下一代做好准备,让他们能根据天气情况做出正确的决定。”

在BNIC的监督下,一些干邑酒庄正在培育暂未被AOC法令允许的葡萄品种,试验观察它们是否具备更强的抗病性,和对全球变暖、极端天气的抵抗力。

▲ 人头马葡萄园。Photo via visitfrenchwine

人头马干邑五年前尝试培育了白葡萄品种蒙巴顿(Monbadon),年复一年地观察记录它们的表现。经过两次采收后,Loiseau注意到这种葡萄的成熟速度要比相邻地区种植的Ugni Blanc慢一些

同期,马爹利干邑(Martell)与法国国家农业研究所(INRA)合作,通过自然培育创造了新的葡萄品种。“我们育出了一些非常棒的小葡萄苗,它们很有前途,”Martell Mumm Perrier-Jouët集团副总裁Pierre Joncourt说。“目前来看,它们的抗病性更优越,而且生长速度更慢,能满足干邑酒液中酸度的保留。”

“我们需要为行业的未来做足准备。所有利益相关者,所有葡萄种植者都应该参与进来。这是关系到干邑命运的大事。”

面对气候变化的问题,没有人可以脱身事外。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r/15/climate-change-forces-cognac-makers-to-consider-other-grape-varieties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